您的位置 : 首页> 青芒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青芒 已完结

青芒

作者:佚名分类:都市

赵青中学的时候,是个标准的问题少女。 本来就没有学习天赋,又不刻苦认真,考试成绩每每都是垫底的那几个。展开

青芒_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待大湖和袁灶扯完,一行人就离开了学校。             这帮不良少年少女走在街上,几乎都会引来各方注目。特别是在a中附近。某些家长见着,露出嫌恶的脸色,牵着孩子的,就教育几句,千万别和这样的二流子来往。             这些年轻人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形象,只是叛逆的心理让他们无所忌惮,还觉得这样与众不同。             大湖顶着金黄的发色,对迎面走来的两个小姑娘张牙舞爪,嘿嘿奸笑。             两小姑娘吓得牵起手,停下不敢再走。             蒋芙莉一把扯过他,“你干嘛呢?”             大湖讪讪一笑,收敛起狼爪。             旁边一个男生满脸扫兴,“莉姐,别这么开不起玩笑嘛。”             “好好走路。”赵青横过去一眼。             男生耸肩,没再起哄。             他们常去的那间酒吧,位于市中心。无论工作日还是周末,生意都很火爆。有个叫饶子的同学,是酒吧老板的侄儿。因为这层关系,他们过来都有位置。             在吧台调酒的小伙子,垂涎赵青。每次见到她来,就故意抛玩酒盅耍帅。             赵青在初见时看过他一眼,之后不再理会。             这天小伙子离了吧台,殷勤地上前,“青儿。”             赵青往上抬眼。宁愿看着满是发胶的头发,都不想把目光转到那油腻的脸上。             其他男生见此情景没出声,蒋芙莉则拉起赵青的手,笑说:“这么一看,还是高三二班那个好。”             提到那个人,赵青双眸晶亮起来。“我的眼光。”言语间全是骄傲。             调酒小伙心里一堵。             饶子见状,在赵青和蒋芙莉离了几步后,对着小伙子低声说:“青儿单恋。那江什么的,瞎了狗眼。”             调酒小伙瞬间重燃希望。             今晚过来,包房已经满了,经理给他们留了大厅的围台。调酒小伙时不时就往他们这桌张望。             赵青察觉后,换了个背向吧台的位子。             大湖吆喝着要来几瓶洋酒。             赵青挨着沙发,扔下书包,“我今儿个就不来洋的了,几罐啤酒就行。”             “哟哟哟。”其余男生起哄道。“青儿装淑女。”             “我今天听到洋酒两个字,右眼皮就直跳,或许是上天在给我示警。”她的这话是开玩笑。但是酒过三巡,竟然一语成戳。             赵青的酒量还可以,四五瓶啤酒灌下,脸红了一点。她打个嗝,窝到沙发的一角,迷蒙地望着前方的靡靡人群。             她的脑袋呈现出放空的状态。             就要放寒假了呀……见不到江墨了……这么一想,寒假乏味了起来。             大湖拼酒拼得狠,量词不是杯,而是以瓶来计算。他灌来灌去,没一会儿就倒下了。             饶子也醉,不过勉强能睁眼。             别的几个男生女生,划拳喝酒,张狂的笑声和叫声层出不穷。             这一桌的平均年纪,不过十七八,仍是稚气的脸上却又交织着早熟的痕迹。             蒋芙莉和饶子喝了几杯,大声笑道,“孬货!想灌你莉姐我。”她因为留级加转学的原因,实际年纪大了他们两届,所以也自称是姐。             赵青听着她的喧闹,回过神来。她执起啤酒瓶往自己脸上贴,冰凉的瓶罐和她暖热的脸颊一接触,顿时酒醒了。她微微抬头,见到大湖醉得瘫在沙发上,他旁边放着的手机正在闪着亮光。             光熄了后,没几秒又重新亮了起来。             她伸腿踢踢挨着最近的饶子,“大湖手机有人找。”             饶子半醉半醒,想撑起身子,却动弹不得。他口齿不清喊着,“大……大……湖……找……”             手机屏幕灯熄灭。             不到两秒后,再次亮起来。             蒋芙莉注意到了,直接站起来走到大湖身边。来电显示的名字让她笑了下,她翻开手机盖,娇嗔说:“怎么?事儿办完啦?”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她脸色大骇,厉声问:“你现在在哪?”             电话挂断后,她大力摇着大湖。“起来!”             大湖醉死了过去。             于是她急着朝众人喊了声,“别闹了!”             场子里的音乐声、谈话声,十分嘈杂,她这一句,只有两三个听见。             她拔高音量,大喊道:“别闹了!”             这时,几个仍在打闹的男生女生莫名望向她。             “袁灶有事。”蒋芙莉深吸一口气,肃缓说:“没醉的,都跟我跑一趟。”             现场不醉的,没剩几个。就连她自己都喝多了,不过她在极力保持理智。她咬咬牙,回到位置,开始收拾书包。             赵青坐直身子,“怎么了?”她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袁灶出事了。”蒋芙莉面无表情。             赵青在这电光火石间,突然联想到了袁灶的课桌抽屉藏的是个什么东西。             一根水管。             他们这群人虽然看着流里流气,但和真正的混混还是不同的。她早前听说过袁灶结识了某个区域的社会青年,但是她万万没料到,他居然会去斗殴。             她放下手中的啤酒罐,“什么情况?”             “妈的,那个傻/逼。”蒋芙莉张嘴就骂,“拜了个什么胜哥,为个小情妇,和另外一帮人干架了。”             赵青立即拽起书包带,“他现在怎样?”虽然这么问,但是看蒋芙莉的神情也知道,袁灶情况不好。             “警察追过去了,胜哥他们跑了。袁灶正躲着呢。”             “早说了,犯法的事情甭掺和。”赵青微嘲一句。             蒋芙莉本还想骂几声的,最终噎了下去。“什么大道理先别扯了。袁灶受伤了。他打电话来求救,我们赶过去吧。”             赵青方才的讥讽顿时无影无踪,她正色问,“他在哪?”             “人民公园。”             ----             大湖醉死,饶子走路都颠簸。仅剩余四个还能保持清醒。蒋芙莉也醉,但仍然强撑着出来。             四个人拦了出租车,直奔人民公园。             下车后,蒋芙莉用手机联系袁灶,想问问确切位置。             他一直没有再接听。             她很担心,“他会不会……”             “别说这个。”赵青截住蒋芙莉的话,裹紧棉袄,“分头找。”             于是四人散了。             夜晚的公园,灯光很暗淡。周围的山路绕来绕去,还有树丛的掩蔽,寻找起来相当困难。更何况,袁灶的那通求救电话,没来得及透露他的具体方向。             赵青顺着一条山道往前走。             沿途的休息椅有几双情侣在互诉衷肠。             她走到半路,突然掉了头。             想来袁灶不会往人多的地方跑。有伤太招眼。             赵青在分岔路口辨了下方向,转往后山。             公园的后山一到晚上就冷冷清清,比起先前灯光的白淡,后山十分昏暗。要躲的话,这里是最佳场所。             随着路径越来越深,四周渐渐寂静。             赵青穿着中跟短靴,鞋跟一下一下敲击着石路,发出类似于玻璃碰撞的声响。她中途停下脚步,回头往后望去,走过的小道已经笼罩在黑暗之中。             她忽然唤了声,“袁灶。”偏沉的嗓音深冬的冷风中划过。             周围静悄悄,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回应她,别的什么都没有。             她掏出手机拨着袁灶的号码。             忙音中。             与此同时,前方林子深处传来“叮当叮当”的铃声。             赵青庆幸,蒋芙莉为袁灶设置的铃音如此富有穿透力。             她快步往声源处走去。             当看到那匍匐在暗丛的身影时,立即通知蒋芙莉他们过来。             袁灶已经是半昏迷的状态。             赵青借着手机的光察看了下。             他的小腹处有一大片血迹,地上也好几处也染了红。             她不懂如何处理,只能守着。             蒋芙莉跑过来的时候,脸色煞白,见到地上的那滩血,她紧紧握住拳头。她和袁灶平时都有意避嫌,就是不想暴露彼此的关系。可是现在,她什么都顾不得了。             男生甲颤着手去探袁灶的鼻息,“这可怎么办?”             还好,呼吸虽然微弱,但还真实存在着。             “送医院。”赵青在手机上按着一二零。             “不。”蒋芙莉慌张地拖住她的手,“会被警察抓到的。”             “抓到也好过死在这里。”             蒋芙莉听着愤怒起来,“被抓住的话,他就完了。”             赵青微愠,“那你打算怎么办?”             “附近有家私人诊所,我爸和那医生熟。我们去求救。”蒋芙莉紧紧盯着袁灶,眼里泛起了泪。             那一刻,赵青什么都不再说。             以前她不理解蒋芙莉为何事事照顾袁灶。而今,她假设一下自己是蒋芙莉,而袁灶是江墨,一切都明白了。             因为那是喜欢的人。            

青芒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青芒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青芒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