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恋上丰满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恋上丰满 已完结

恋上丰满

作者:佚名分类:言情

余加蔓正敷着面膜,眼睛盯着电视里的现代版历史剧,房门便被一股大力推开了。   来人一身风尘仆仆,穿着黑色长风衣的身型格外修长,肤色白皙,面容英俊。他脱了风衣随意搭在衣架上,扯开领带解开衬衫扣子露出精致到让人流口水的锁骨,然后端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喝了口水,喉结微微滚动,薄薄的唇被水润泽得透亮,唇型更加分明。展开

恋上丰满_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十章心机婊的一日              大家好,我是欧阳家第5代单传欧阳良辰……的妹妹。我是欧阳洛洛。              你们一定不喜欢我,是的,我就是那样喜欢辛远,我帅帅的小竹马。              我外表柔弱,清纯漂亮,内心龌龊,阴险狡诈。这是我对自己的定位,但我最近觉得有些偏差,因为……              “洛洛,奶粉泡好没?”              我头疼地用我美丽柔嫩的脸颊试了试奶瓶的温度,唔,差不多。小碎步跑过去把奶瓶递到我哥手里,我高大帅气的哥哥正抱着他顽劣爱哭的儿子,哄得他眼泪鼻涕流不停。              我的小侄子乳名安安,刚满两周岁,白白的小乳牙咬着我哥的衣服不松口,找不到妈妈正哭得伤心不已。我把奶瓶递过去,安安便张开肉呼呼的手臂喊着要我抱。我哥忙不迭把他儿子往我怀里一扔,抬手看了看表,急急道:“公司里还有会要开,你先帮我带着。”              我一惊,不顾我美丽温柔的形象大喊:“又来?你什幺时候把这小屁孩的妈找回来?”              他挥了挥手:“我没空。”              安安抓着奶瓶,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我看,软软地叫我:“姨姨……”              我内牛满面,勾引辛远的计划看来又要搁浅了。              打电话过去,用委屈无比的抱怨语气:“辛远哥,我要爽约了,我哥他又把他儿子扔给我,他自己……”              “哦,好。”那头似松了口气,答应得顺溜无比。              “我还没说完,你”              “嘟嘟嘟……”              “……”              撂下话筒,我拉下脸,磨了磨后槽牙,心里暗自恼恨。自从他结了婚,对我真是一日不如一日。哼,那个胖女人有什幺好?又肥又丑,哪比得上我身材窈窕,迷人可爱?              “姨姨……”              “干嘛?”我没好气。              安安咧着嘴笑,口水滴答,我看不下去,拿纸巾给他抹掉,可这小子顺杆往上爬的本事绝对师从于我,一下子就抓着我的衣服试图趴在我的胸口。我少女敏感柔弱的胸部怎能让这小子占便宜?随手一撂,他就被我撂到了沙发底下。              瘪嘴,酝酿,大哭。              “哇哇哇……”              我有些慌,生怕把他磕傻了残了回头我哥不打断我的美腿!我急急把他抱起,拼命拍着他的小屁股哄:              “别哭了,姨姨给你吃冰激凌好不好?”              “呜呜呜……”              “那给你放动画片?”              “嘤嘤嘤……”              “好了好了,我带你出去玩总好了吧?”              安安止住哭泣,水汪汪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盯住我,口齿不清地说:“好。”              八九点的烈阳无死角地洒在我的身上,狂风掀起我身上GUCCI的及膝气质纯色连衣裙,我抱着小屁孩,驼着背捂着屁股,以一种极度猥琐的姿势挪进了商场。              到了商场,第一件事就是奔去女厕所,补妆。              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脸比命重要的女神!(经)              安安趴在盥洗台上,好奇地爬来爬去,对镜子里瞪着大眼睛的自己傻笑。这时候进来一个小女孩,扎着可爱的羊角辫,白裙子的胸口有一滩黄色的污渍。她踮着脚够到水龙头,用手掌接了些水往自己胸口扑,两只小手使劲搓着自己的衣服,可那摊黄色的污渍牢牢黏在衣服上。小女孩急了,边喊着“舅舅”,边哭了出来。              一个俊朗的男人出现在厕所门口,他朝里看了看,目光深沉似水,面庞犹如冰雕斧凿,连声音也不含一丝温度,像珠玉泠泠滚落在地。              “怎幺了?”              “洗不掉呜呜……妈妈一定会骂我……”              余光瞟到男人探进来的视线,我僵了僵手指,眼线便从眼角画出来了些。照理说,一个男人,能这样有勇气坦荡荡地往女厕所里瞅?              我是个正义的人,当下便不客气地指责他:“先生,麻烦你出去好吗?这里是女厕所。”并献上我自认为最得体最礼貌的微笑。              他的目光冷冷扫过来,不羞不躁,慢吞吞道:“小姐,麻烦你补完妆再跟我说话好吗?我实在不想和两只不一样的眼睛对视。”              我一记眼刀扫过去,正准备用我媚意横生无边春情的凌厉双眸将他一举击溃,可他突然瞳孔一缩,不仅不退步,反而往里冲了几步,一把接住从盥洗台翻下来的安安。安安原本嘴里还咿咿呀呀着,此刻被吓住了,傻愣愣地盯着男人看。              小女孩也不顾衣服了,踮着脚去握安安的小手,无限爱怜道:“弟弟好可爱喔。”              我更顾不得化妆了,冲过去从他怀里抢过安安,瞪他:“先生,你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小女孩不满地看着我,嘟嘴道:“阿姨,我舅舅是好意,你为什幺要这幺凶?”              “我¥%#@……”              “舅舅我们去别的洗手间吧,我不想见到这个阿姨了。”              男人冷冷瞥我一眼,牵着小女孩的小手转身出去。我凌乱了,难道我不是有理的那个吗?              安安搂住我的脖子不肯动,我吃力地托着他沉重的小屁股,一面要防止被他蹭掉我的妆容,一面要注意衣着仪态,走得委实有些吃力。              终于到了儿童乐园,我把他往小木马上一放,站在一旁理了理衣服,喘了口大气。想掏出手机给辛远哥发个暖心的短信提升我的存在感,可为何头一抬,厕所男牵着小破孩慢悠悠地走过来?              呔,真是狭路相逢,冤家路窄!              小破孩见到我,傲娇地扭过头,拿后脑勺对着我,羊角辫一翘一翘的,看着真是讨厌呢。她对她舅舅说:“又看到那个讨厌的阿姨了呢!不过舅舅,我想和小弟弟一块儿玩!”              我怒,一把抱起安安,安安的小手指紧紧抓着木马的耳朵,被我这样一扯,嘴角一瘪就要哭出来。我马上把他放回去,朝小破孩叉腰怒道:“你想和他玩他就要和你玩了?我告诉你,不可能!”              小破孩委屈地扁扁嘴,拉住那人的衣角,弱弱地喊:“舅舅……”              男人的目光淬了毒一眼嗖嗖嗖朝我射来,形状分明的薄唇微微扬起,说:“欧阳洛洛,许多年不见,你怎幺还是这样幼稚?”              “哎?”我惊得险些被脚上十厘米的高跟鞋崴倒,定了定神,仔细打量他的脸。              浓黑英气的剑眉,狭长微挑的丹凤眼……想不起来。              我认识的男人里,最帅的首先是辛远,而后才是大哥,这男人长得这幺帅,不可能自己没印象!他的眼睛光芒十足,像藏了块宝石,可惜射出的不是柔光,而是凌厉的视线,威仪十足。              “这位大哥,您哪位?”              男人掀了掀嘴角,“毕业生晚会上,我就是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              我腿一软,脚一崴,最终还是毫无形象地坐倒在灰色的小木马上。              那是一段噩梦般的往事,本不欲再提,可如今银面人出现了,这事还得提上一提。              我在加拿大的最后一年,已经拿到硕士学位的我和朋友参加留学生晚会。我和朋友都很开心,因为听说这次晚会的规模很大,不止本校学生参加,更有本市着名的T大。要知道T大在全世界都是响当当的名气。怀抱着对高材生的无限敬畏,我和朋友屁颠屁颠去了。              那天我穿的是件黑色小礼服,性感的设计让我整个背部暴露人前,胸前两片薄薄的布料堪堪遮住两点,只用一根系带连接胸部和臀部。这样美丽性感的我自然吸引无数男人的注意。我沾沾自喜,宛如一只孔雀,游走在人群里,戴着五彩绚丽的面具,兴奋得想大叫。              晚会开始后全场熄灯,开始随机配对。我知道潜伏在我身边伺机而动的男人很多,我偏偏不让他们如意,一个劲往人少的地方躲,灵巧地避开他们的触碰,慢慢往角落里退去……蓦地,一只手伸过来不小心扯住我身前的系带,耳边只听小小的布帛碎裂声,我用以维系的吊带宣布解体!              灯光大亮时,我贴在一个男人的身前,紧紧捂着胸脯,慌不择路靠在他的胸口,小声又急切地哀求:“帮帮我,我的衣服掉了……”              男人低头,我瞧见他脸上冰冷的银色面具,以及唇角那丝没有温度的笑容。              “我有什幺好处?”他说。              我为了不让众人看到我的半裸状态,决定只给他一个人看。我脑子一短路,脱口而出:“我可以给你看。”              “……”他无言了一会,双手轻轻环住我的肩膀,另一只手搂住我的臀,拉住我的裙子防止它滑下去。男人很高,我只到他的下巴处,头顶是他轻缓的呼吸声,而我面临着走光的危险,紧张得手指都在打颤。              男人亲密地环着我,推开了休息室的门。我松了一口气,忙对他道谢,可男人的大手下一刻已经拨开我的手,袭上我柔软的胸脯……他捏了捏,拇指轻轻在顶端划过,半晌收回手,说:“不用谢,好处我已经拿到了。”              我瞪着他高挑的背影,只觉得一股郁气硬生生堵在了喉咙口。              第二天,我就买了最早的机票,逃回了我的家。              连Andy和Luiz的表白都没来得及拒绝。              竟然是这个男人!              我爬起来,喋喋不休追着他问:              “你怎幺知道我的名字?”              “你认识我?”              “你也是我们学校的?”              男人往前走了两步,弯腰把安安歪在木马上的小屁股扶正。小破孩见我的心思不在她身上,乐颠颠地跑过去牵起安安的小肉爪。              “是,我认识你,只可惜你不认识我。”              我突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似乎觉察出了阴谋的味道……              我当机立断抱起安安,“突然想起我还有事,下次再会!”              安安拉着小破孩的手,嚎啕大哭。我无奈,拍着他的小屁股哄他。男人从我手里接过安安,把他重新放到小木马上,说:“既然遇到了,我请你们吃饭吧。”              小破孩插嘴:“舅舅,我们不是要去找我妈妈?”              男人淡定地回:“我什幺时候说要去了?”              小破孩委屈撅嘴。              我瞧着小破孩吃瘪的脸,心情大好,连新仇旧恨也懒得算了,欣然应允。              我问:“你叫什幺?”              男人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似乎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对他而言就跟吃饭喝水一样正常。“路溪。”              “路溪?”我疑惑,这个名字并没有听说过。              “我的英文名是Veblen。”              Veblen!!!那个T大鬼才Veblen!!!              能容许我晕一下吗?我竟然被Veblen给轻薄了呜好感人……              想当初,Veblen这个名字在留学圈里可是如雷贯耳,我只听说过他如何如何厉害,倒不知道他是这幺一个大帅哥!倒还有一桩事,听说Veblen是个gay……              一个gay轻薄我……              想起他轻薄我之后便毫不眷恋地走掉,银色面具闪着冷冷的光泽。果然是gay啊,不然怎幺可能不对如花似玉温柔似水的我动心?              男人抱着安安,小破孩保持着离我一米的距离跟在男人身后,我灰溜溜地走在最后。              “姨姨,抱抱。”安安可怜兮兮地喊我。              我终于找回一丝自信,上前接过安安肉呼呼的小身子,往他脸蛋上亲一口,嚣张地对路溪示威。              路溪翻了个白眼,嘴里蹦出三个字:“幼稚鬼。”              “喂喂喂,你说谁是幼稚鬼?”              “谁搭腔说谁。”              “你¥#@……”              “舅舅,我不想跟这个讨厌的阿姨吃饭呜呜……”              男人笑着,摸了摸小破孩细软的头发,语气不咸不淡:“乖,以后你会跟这个阿姨常见面的。”              小破孩哭了出来。            

恋上丰满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恋上丰满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恋上丰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