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岳母之花见花开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岳母之花见花开 已完结

岳母之花见花开

作者:小伦 岳母分类:言情

夏天来了,热得人不想出门。可是我还是坐上了飞机,而这次的出门全是家里的两个美人儿催促的结果。“把你岳母接过来住几天,她一个人怪寂寞的。”妈妈和我办事时说。“老公,让我妈在这边先住上几天,等大哥他们回来再说,行不行啊?”小丽的娇吟在耳边回响。   我左手搂着妈妈的细腰、右手捏着小丽的大奶子:“我要有人陪我去,美人儿们,谁和哥去一趟?”“格格……”娘俩儿笑了,一个搂着我的脖子上下起伏的运动,另一个用奶子摩着我的后背。“我们谁也不去。”妈妈咬着我的耳朵,算是回答。   我拍了拍她的圆屁股,妈妈的身子摆动起来:“小伦,你知道现在舞厅需要……嗯,小畜生……嗯……”“需要什么?”我的手在妈妈的屁眼揉起来。“小……伦,别……乱动,妈……嗯……妈又痒了……”小丽从后面揽住我和妈妈的头,浪声浪气的说:“需要你的两个美人支撑,很多人都在等着我们。”“……啊……”   坐在飞机上,想着两个美人儿床上的样子,心里竟然涌动着一股欲火,我是越来越离不开她们了。事先电话里已经告诉了岳母到达的时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所以约定她举个寻人的小牌子。眼看就要见到岳母了,心里竟有些紧张。   过了安检,候机厅里举牌的人太多了,我正在张望着,一个女人靠过来,藉着她手里的衣服遮掩,手竟然捏住我的肉棒:“先生,喝杯茶好吗?”“请不要这样,我有要紧的事。”一边说,我一边寻找着。岳母可能是记错时间了吧?我往出口处走去。“大哥,价钱你说好啦!”女人跟着我往前走,胳膊紧挽着我,身子就势靠在我的身上。她的身上传来阵阵香气,身若无骨,引得我真有些上火了。   接机的人渐渐远去,难道岳母真的忘了时间?“大哥怎么样?”女人贴住我的耳朵,小手不经意的蹭着我的下面:“你的鸡巴可在点头了,格格……跟我来吧,嗯~~?”在她的挑逗下,鸡巴频频高举。岳母不知什么时候会来,要不就先打一炮?“多远?”我抬起胳膊看了看表,手臂蹭在她的奶子上,又软又挺,看来是真家伙。“不远,我家就在前面,来吧大哥!”   飞机起降的时间一过,路上的车少了起来,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迎面开来了一辆公车。“大哥,咱们坐公车去吧,一会儿就到。”“那好吧。”我们来到车旁,刚要往里上,“是小伦吧?”从车里下来一个女人。“我,你是……”眼前的女人穿了件黑色的连衣裙,中等个子,看起来不像是我的岳母,因为她看起来只有四十岁。   “车误点了。你……你们?”展开

岳母之花见花开_精彩章节试读:

      第25章射雕兄妹情        南宋末年,耶律家惨遭不幸,只有耶律齐和耶律燕兄妹俩被郭靖夫妇救到了桃花岛。耶律齐和耶律燕自小兄妹情深,四岁时,耶律燕和五岁的哥哥耶律齐就玩过性游戏,在家中的地毯上,小兄妹俩面对面坐着,耶律燕张开自己的小美腿,用手指将自己粉嫩粉嫩的小肉缝拨开,让哥哥耶律齐把他发硬的小鸡鸡放在自己极其柔嫩鲜美的小粉穴中,当时兄妹俩都觉得这样很好玩,很舒服。随着年龄增长,兄妹俩都开始习文练武,知书答礼了,但童年美好的记忆流在了他们心灵深处,来到桃花岛以后,兄妹俩感情更深了。年复一年,耶律齐已十七岁了,长得威武英俊、武功高强;耶律燕已十六岁,出落成婷婷玉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了。她美丽温柔,在她十六岁生日那晚,耶律燕将自己最宝贵的贞操奉献给了令她心心相映的哥哥耶律齐。在耶律燕的卧房里,耶律齐轻轻地剥掉了妹妹耶律燕的萝衫和亵裤。美丽无比的处女耶律燕一丝不挂躺在他的身下。耶律齐的左臂爱怜地搂住了妹妹纤细腰肢,抚摩着耶律燕散发出少女芳香的美艳胴体,一扎头就狂亲乱吻起来……耶律燕扭动着性感的美体热烈地回应着哥哥的爱抚,一股股令她着迷的男人气息,直扑进她的鼻孔,坚硬胡渣的刺扎,再加上男人气息的引逗,耶律燕只觉得满脸痒酥酥,麻酥酥。耶律齐缓缓地抬起右手,轻轻地放在了妹妹耶律燕坚挺的嫩乳上,五指一转动起来,直揉得耶律燕,仰身挺腹,奇痒难忍。        少女的芳心不知不觉在心上人的挑逗下澎湃,春潮起伏,拍打着耶律燕神经和血液。耶律齐揉完左乳,又揉耶律燕的右乳,这时,他突然缓慢下来,抬起头,细细的,柔情地看着妹妹那鲜嫩的,布满红晕的俏脸,轻声地问:“燕儿,你好美,舒服吗”        耶律齐停止了揉弄,一只大手,五指张开,顺着耶律燕那丰满的乳峰向下滑去……耶律燕那对高耸的乳峰,经过一阵的揉搓,显得更挺拔,更富有弹性了,红嫩的乳头,又凸又涨,泛着耀眼的光泽。        耶律齐顺着自己的大手向下继续欣赏娇艳美丽的妹妹。顺着耶律燕乳沟向下是光滑细腻的腹部,圆圆的肚脐向外凸着,像一只褐色的蜗牛安静地卧在肚脐上,耶律齐的大手又开始向下移动,那是柔软白细的小腹,小腹的下面是一丛丛乌黑发亮的卷曲的阴毛,布满了两腿间,下腹和阴唇的两侧。她那红嫩的阴户像一座小山似地突起,粉嫩的两腿之间,阴唇微薄,弹性十足,阴蒂外突,像一颗红色的玛瑙,真所谓是蓬门洞开,玉珠激张。        耶律齐那宽厚的大手,顺着小腹、肚脐,最后停止在耶律燕小丘似地阴户上,用食指按着妹妹阴户的上方软骨上,缓缓地揉动着。不一会,未经床事的耶律燕又娇喘起来,全身瘫软,阴道奇痒,她身体发抖,呼吸急促,香嘴轻轻呻吟,屁股微微地扭动。        这时,耶律齐知道时间已到,将手指下移,中指一下伸进妹妹的了阴道,碰到了耶律燕的处女膜,耶律齐缓缓而有力地搓弄起来,使得耶律燕不由自主双腿大张,那薄薄娇艳的阴唇,一缩一张,晶莹的爱液从她柔美的肉缝中分泌出来。耶律齐突然低头,伏在妹妹的双腿中间,一阵热气,直冲入小穴。原来,耶律齐的嘴对着那薄薄的阴唇洞口,向里一口一口地吹气,吹得耶律燕颤栗不已,忍不住抱住了耶律齐……        耶律齐抽出左手,双手一托住了玉臀,向上一抱,用嘴吮吸阴穴。耶律燕只觉得穴里,一空一热,一股蜜汁流了出来。阴道的嫩肉,奇痒无比,少女的芳心,万分激荡。阴蒂一跳一跳地,心情万分慌乱。耶律齐又进一步把舌头直伸进妹妹的美穴里,在阴道的嫩肉上,上下左右地翻搅,经过一阵的搅弄,使耶律燕感到又痒,又酥、又麻。俏美的耶律燕只觉得全身轻飘,头昏脑涨,一切都顾不了啦,拚命地挺起屁股,使花瓣更凑近耶律齐的嘴,使哥哥的舌头更深入阴户,舔着她的处女膜。忽然,耶律燕阴蒂被耶律齐舌尖顶住,向上一挑一挑的的舐着,耶律燕从未经历过这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她什都不想了,忘了。        耶律齐停顿了下来,身子仍然骑在妹妹耶律燕身上,休息片刻后,他的嘴也逐渐往下移动,先在耶律燕粉颈一阵轻轻柔柔的吮吻,再往下移到玉女峰顶,对着嫣红的蓓蕾一阵啮咬舔舐,左手在另一边的玉乳上轻轻揉捻,右手则在耶律燕丰嫩的蜜洞抽插抠弄,酥痛麻痒的感觉杀得她混身炽热难当,嘴里的娇喘也逐渐转为阵阵的“哼……啊”声……      

岳母之花见花开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岳母之花见花开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岳母之花见花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