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逆炎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逆炎 已完结

逆炎

作者:逆炎 艾伦分类:总裁

男孩被强迫跪爬在地上,这种跪在地上高高撅起臀部的姿势充满了羞辱,阳光直射在他浑圆翘挺的的屁股上,闪烁著蜜色的光芒,一个人缓缓举起鞭子,由於背光,他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只能听到鞭稍划过空气发出的呼啸,然後就是刺痛与男孩的哀叫。 他看著这场表演,呼吸慢慢变得沈重,那个男孩渐渐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柔嫩的臀上被纵横交错的鞭痕所覆盖,几乎看不到一点原来生动的蜜色肌肤了。 “主人…主人,请饶恕我,请宽恕我吧……”眼泪和带著哀求的呻吟一起倾泄而出,男孩的头微微偏过去,身体折成一个优美而又及其屈辱的角度。 他盯著那个男孩刚刚显露出来的脸孔,呼吸猛地顿住,那个屈辱的男孩,竟然就是他自己。 “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艾伦满脸都是冷汗,靠在床头急促的呼吸著,脑海里不断的回放刚才的梦境。 右手颤抖著将柔软舒适的鹅毛被掀开,下身精神挺立的性器让他气恼的把手攥成拳头猛地向床上砸去。“Shit!” 为什麽!为什麽这种变态的梦总是会缠著他不放!从小到大一直如此!并且,那个可怜的懦弱的充满了羞辱色彩的下位者从来都是他所扮演的角色!最让他不能忍受的就是,那可怜的下体竟然每次在做完这种梦後都会非比寻常的坚挺! “古德!”艾伦一把扯掉被子跳下床,急步走到卧室边的酒橱中给自己倒了一杯龙舌兰,深邃的眼睛瞟了眼随著自己的传唤走进屋内的年轻男子,古德站的笔直,走路的步伐和站立的姿势都体现出他良好的教养和素质。此刻他正微微低著脑袋等待主人的吩咐。 艾伦没有去看他,咬了一口放在果盘里的柠檬,舔上一口盐,然後将手里龙舌兰一口饮尽,辛辣的口感让他混沌的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些。展开

逆炎_精彩章节试读:

      逆炎13            只觉一股寒意直透进骨子里去,艾伦呻吟一声,趴在地上竟发起抖来,他羞耻的握紧双拳,没有想到一根银管居然让他起了如此大的反应。            “去,把那个拿来。然後涂到你後面。”一抬手,逆炎命令道。            顺著逆炎的手指,艾伦在不远处的台子上看到了一小瓶血红色半透明果冻状东西,很像被他喝掉的那种,只不过不是液体而是果冻状的膏体,这种东西的功效艾伦现在正在亲身体验,喝掉就能带来这样的痛苦……如果抹在後面……            一考虑到用在自己身上的效果,艾伦僵直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他静静跪在那里,身体微微颤抖著,双眼充满哀求的色彩。            看到他的犹豫和挣扎,逆炎没再逼他,只是靠在沙发里微微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迟疑了半天,艾伦终於跪著爬到台子边上取过那小瓶,然後回到逆炎的面前,双手拿著它举过头顶,“主人……”            “自己弄。”依旧闭著眼睛,逆炎冷冷的略带著不耐烦的下命令。            迟迟没有动手,艾伦双眼有些发红的盯著自己手中的小瓶子,刚刚喝下的液体就已经让他浑身充满欲火无法控制自己了,再涂上这个……            “嗯?”拖著长音,逆炎半睁开双眼,微微皱起眉头,看著逆炎的表情,艾伦终於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双腿大大分开,他下体的一切完全清楚的呈现在逆炎的眼底。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艾伦从小瓶中挖了一大块,探入自己被银管撑开的後庭。            银管卡在後庭中,因为是镂空刻花的,於是肠壁上很多肌肉在挤压下被挤在一个个镂空的小洞中,艾伦伸进去的手指正好能涂抹在那些被挤的一小团一小团嫩嫩的肠肉上。            艾伦在很认真的涂抹,他本就是一个做事情很认真的人,即使是在做这种事情也一样,下面的小穴在春药的作用下早已经泛滥成灾,艾伦保持著最後一点清明颤抖著还在均匀的涂抹,他满脸布满了桃红色的红晕,小口微张著流出晶莹的唾液而不自知,这样的艾伦真的很迷人呢,可是逆炎却只是清醒的盯著。            过了很久,直到满满的一小瓶膏体全部被均匀的抹在艾伦的後穴里,这才停下动作,只不过他的双腿已然瘫软到无法正常的跪在地上,只能勉强软软的跪爬在那里颤抖痉挛。            看著艾伦因为兴奋和激动而渗出透明液体的玉茎,逆炎皱了皱眉毛,捏了捏艾伦胸前的两点红珠,然後往楼上走去,丢下一句不冷不热的话,“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射。”            听到逆炎的命令,艾伦勉强抬起头却只看到逆炎离去的背影,他觉得自己仿佛浑身都置身於火海上,被放到架子上不断煎烤,全身都渴望著逆炎的侵犯,但是却不敢再用双手碰触自己已然敏感到了极致的肌肤,只能红著一双湿润的眼睛看著逆炎上楼进入房间关上的木门。            越来越热,浑身都像是烧著了一般,为了不让自己沈浸在欲望中,他用牙齿死死的咬著自己的下唇……            在房间里小睡一觉,逆炎朦朦胧胧的揉著眼睛下床,粉粉的脚丫赤裸的踩在长毛地毯上像猫儿一般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捧著床边准备的白水,一步一步的走下楼梯。            此刻的艾伦还趴跪在客厅里,全身都已经被欲望灼烧成为如那种烈性春药一般的红色,嘴角的鲜血与唾液已经不受控制的不住往下流淌,他不断地颤抖著,压抑的喘著气,身体不由自主的痉挛,浑身不住的蹭著地毯来减轻这无法忍受的痛苦,却又抑制著不敢过分动弹,後穴里空荡的只有火热的空气流动著,却更加让艾伦瘙痒难耐,想什麽东西伸进去,但是更想让逆炎狠狠的蹂躏,怎样都行,怎麽残忍的侵犯他都可以忍受,但是不要把他一个人放在这里,不要让他後面如此空虚……他会被这种空虚憋疯的。            艾伦的一双眼睛里全是欲望,一只手撑著地,另外一只手竟然在狠狠的掐著自己原本粉嫩的现在已经涨成紫红色的欲望,现在不是感觉热了,艾伦觉得浑身都在发痛,控制不住了……他甚至不确定自己的那东西是否已经坏掉了……            “艾伦,射吧。”恍惚中听到逆炎的声音,狠狠掐著分身的手被拿开,冰凉却又带给他无比舒适的手掌紧紧包裹住他的欲望,艾伦只觉得眼前一阵白光,灭顶的快感冲了上来,轻吼一声,软软的瘫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半晌,艾伦觉得冰凉的东西在他唇边轻触,睁开眼睛,一个玻璃杯在他眼前晃荡,脑袋上传来逆炎的声音,“杯子里本来是我要喝的水,被你弄脏了,你自己喝了吧。”            往下看,透明的玻璃杯里……是浑浊的白色…是……轰的一声艾伦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是,是他刚刚释放出来的……            “喝掉它。”将杯子放到艾伦的手里,逆炎重新坐回沙发上,小寐一会儿,精神了许多。            举著杯子,艾伦顿了顿,眼睛一闭壮士扼腕似的一口将杯中的液体喝了下去,随後立刻捂著嘴干呕起来。            “敢吐出来我让你全部舔干净。”            艾伦知道逆炎能做到……但是心理上的障碍却并不是说克服就能克服的,直到鼻涕眼泪都快呕出来了,艾伦才敢将捂住嘴巴的手放下来。            看艾伦小兔子一样满眼通红的样子,逆炎伸出手捏了捏他粉红透明的小耳垂。“我明天要出去一趟。”            “啊~~”身体里依旧存有春药的余韵,艾伦忍不住轻呼出声,强烈的欲望过去,艾伦勉强恢复点神智,看著逆炎,“不,不行……不能出去……”            “你说什麽?”            “我…我说不能出去……”拼著最後一点意志力,艾伦颤抖并且坚定得看著逆言,现在得状态,没准那个洛奇正在门口盯著他,脱离了尼古拉家族,艾伦不确定自己是否保护得了逆言,所以,在事情完结前,在确认彻底安全之前,你,还是安安稳稳得待在我的羽翼之下吧。            “你在要求我,你在命令我,你知道吗?”很平静得叙述,逆言的声音里有冷冷的不满的味道。            “反正,总之……不能出去。”眯起眼睛,艾伦觉得火热得血液快要焚烧掉他仅剩的理智了,但是,不能让他出去……            没有在理会脚下得艾伦,逆言突然轻松的伸手取过果盘里的一根香蕉,慢条斯理的将香蕉皮一点一点得撕开,所有香蕉皮都被扒掉,逆言用两根手指捏著长长的白白的香蕉弯下身子,“来,张嘴,啊──”            此时得艾伦从嗓子到口腔都灼热的可怕,一阵阵得热浪在体内翻滚,犹如置身南非大沙漠中,干渴的想要饮尽一游泳池得凉水,看到嘴边的香蕉,虽然水份不大,但也总是能稍稍缓解下即将干裂得喉咙,於是毫不犹豫得张开了嘴巴。            先用香蕉轻轻蹭了蹭艾伦被欲望灼烧的干渴的双唇,惹的他身体不停得轻颤,“啧啧,都这麽敏感了啊?记得我让你发泄过一次了呀?”            艾伦已经顾不得羞耻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双唇也会变成自己得敏感带之一,凉爽清香润滑得香蕉每一次碰触自己的双唇,都会带给他些许的刺激,发泄过一次欲望并没有起到任何得舒缓作用,反倒是那种昏眩的快感一直被自己反复得回味,导致现在忍受起来更加的焦灼与痛苦,他觉得自己在面临人生中最大得意志力方面的挑战。也许……不光是双唇,只要是在逆言的碰触下,任何地方都会变成自己的敏感带,他……就是对自己来说最好的春药。            “没有我得命令,不许将它咬断袄,一点牙印我都不要看到,做到了,我就不出门。”说话间,逆言缓慢的将白嫩得扒了皮得香蕉塞进艾伦得口中,慢慢得进入,直到进去四分之三抵到了艾伦得喉咙让他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干呕才停手。            “现在,用双唇包住你的牙齿,轻轻含著它,听好了,不许留牙印,更不许咬断袄。”看著艾伦听从命令的用双唇包裹住牙齿,轻轻的含住那根香蕉,逆言满意得拍了拍他得脑袋,“乖,你可以想象为在帮我吹箫,准许你用小舌头舔舐唆弄。”            喘著粗气,艾伦已经没有精力听逆言说些什麽了,口中小心翼翼得含著香蕉,又要和体内不断上升得欲望做斗争,可是这该死的春药,被压抑的欲望一波比一波更加强烈,艾伦觉得每一次都是自己的极限了,不知道是从第几次抑制住自己的欲望後,竟然会在内心中上升出小小的骄傲,觉得自己在变成逆言合格奴隶的目标上又一次进步了。艾伦鄙视这样的自己,却又沈沦在这样一个控制与服从的游戏中不可自拔。            “嗯──唔……”整个身子一个哆嗦,艾伦感觉自己的後面好像被什麽碰触了似的,勉强回过头,逆言已经不知道什麽时候走到了他的身後蹲下,一只手轻轻拉开他因为欲望而微微合拢的修长双腿,冰冷的手指不断地来回抚摸著内侧滑腻的肌肤,偶尔滑到腿根的禁区上,可只停留片刻又离开了。不断轻微碰触下,艾伦修长的双脚不安地抖动著,扭过头的脸庞与白皙的身体被情欲和逆言温柔得挑逗染的通红。            艾伦因为忍耐而变得更加英挺妩媚的表情让逆言笑了笑,“想让我伸进去?”            嘴里叼著香蕉,艾伦无法说话,但是被折磨的快要发疯的他早已经将羞耻抛到了脑後,听到逆言的话连忙不停的点头,像是一只淫荡的小兽渴求著被满足。            “真是个小荡妇。”因为银管撑开,逆言的手指伸到银管中间,时不时用指甲搔刮一下被镂空挤出的些许肠壁的嫩肉,每次的碰触都会引起艾伦的身体与後穴轻轻的蠕动,如此往复几次之後,艾伦结实的胸膛随著大力的喘息不断鼓动,浑身泛起更加诱人的红晕,两瓣叼著白白的香蕉的红色薄唇与不断开阖的鼻翼轻呼著热气,魅惑的容颜染上淫糜的颜色。            “唔….啊,呜……”发现身後的人根本没有给他缓解欲望的好心眼,只是更加恶劣的逗弄他而已,艾伦激动的开始扭动自己的腰部想要摆脱那根作怪的手指,却立刻被一只手有力的按住了不能动弹。            “真伤脑筋,又不听话了。” 长指轻易戳碰到里面尖锐敏感的性腺,很轻松的让艾伦身体猛地痉挛起来,就像是离水了的鱼,浑身的肌肉都紧缩了起来。            “不…啊!嗯啊!……”            逆言嘴角露出胜利的笑容,因为,他听到艾伦说话了,这说明,那根可怜的香蕉一定是被刚刚那一下子咬断了。            “如果是在给我吹箫……後果还真是不堪设想……所以,你离能伺候我还有一定的差距袄。”满意的站起来,逆言看著身体依旧战栗著的艾伦,他的脸色不再是红的旖旎,而是略略有些发白,他正盯著地上那被咬断了的香蕉发呆。            半晌过後。            “总之……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尼古拉庄园一步。”喘著粗气,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艾伦盯著逆言的眼睛,很认真的表情,就像是捕猎中的狮子盯著他的猎物。            逆言知道他的双眼下还浮现著欲望的泪光,他的身上还火热的要求释放,他的话语中还夹杂著萎靡的喘息,但是,他却依旧坚持著不让自己出门,有些感动呢,还确实是,有些感动呢……但是,这种语气,还是需要教育的。            “你还真是固执哎!”取出手指头,看著上面已经沾满了粘腻的肠液,“嗯~~真是淫荡,很想我插你吧,嘴巴还这麽硬。”打开抽屉取出小型风筒,插上电源逆言一只手从下面抄上来托住艾伦的小腹,另外一只手把风筒对准艾伦被扩展开来的後穴,将风调到最热然後打开。“里面实在太湿了,给你吹干一下吧。”            突然之间强劲的热风被灌了进来,滚烫的温度吹在柔嫩敏感的肠壁上,艾伦仿佛闻到了肉体烧焦的味道。            “唔──!唔──!......”             灼痛感让艾伦痛苦得在逆言的手里怀里辗转反侧,双腿不停的乱蹬,翘挺圆润的小屁股随著腰的扭动而左右乱摆。             看著痛苦加上恐惧的艾伦,逆言发出满意的浅笑,“小狮子,你的屁股好有弹性袄~,肉好多啊!真想咬一口。”            板住艾伦的手抽出来,一边说一边摸著艾伦发烫的臀瓣,突然就一口咬了下去。             “唔──!”             多重的痛苦让艾伦无法忍受,重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前面了,轻轻的啃咬让他禁不住颤抖的失禁了。在尿液和精液散发出来的并不美妙的味道里,终於昏死了过去。            艾伦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天亮了,想要挪动下身子,身後突然硬硬的很是不适,自己的身子已经被清洗过了,但是那根银管并没有被抽出来,括约肌被强行拉伸了好几个小时,非常的疲惫,钝钝的痛,後来竟渐渐的有些麻木了,只是觉得不舒服,躁得很。            空调被调的很高,门突然打开,逆言从门外进来,轻轻关上门,手里是一杯白水,走上前,很自然的靠坐在床上,将他半抱在怀里,用嘴唇轻轻碰了碰艾伦的额头,“还好没发烧……”低低的呢喃,但是还是让艾伦听到了。            第一次觉得这个冷冰冰的地方像是一个家,不管怎麽对待自己,逆言还是关心自己的,昨晚的那些坚持,逆言也是知道自己的心意的吧,但是,只是坏心眼的想要欺负自己而已……            家是很温暖的地方,也不知道是逆言暖暖的目光,还是空调调成暖暖的温度,艾伦心里忽然没那麽燥了,觉得柔和起来,心中那涌动的东西,似乎就要奔流出来了。            “喝杯水吗?”逆言让艾伦倚著自己身子,粉红的唇瓣在艾伦眼前开阖,看的艾伦有些迷醉的抿了抿有些干涸的双唇,            “让我亲亲你,好不好?”低著头半晌,艾伦突然有些羞涩的说,不过没等逆言回答,便环过他的腰,将他带到身前,去吸吮他的唇,初时还是轻柔的吻,不一会儿便发展成狠狠的蹂躏。            “这混蛋……绝对是报复……”心里狠狠的想著,逆言已经被他咬得有些疼痛,艾伦在逆言面前第一次表现出来如此雄性的掠夺本能和占有欲望,这让逆言开始时有些搞不明白状态,直到被牙齿碎碎的啃咬到几乎要流血,才彻底清醒过来“真不愧是小狮子……”                              

逆炎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逆炎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逆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