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冷面总裁:宠妻成狂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冷面总裁:宠妻成狂 已完结

冷面总裁:宠妻成狂

作者:唐柔 宋林成分类:总裁

黑夜笼罩星空,酒色弥漫纸醉金迷的元城……     高级夜总会中,笙箫一片。酒精与荷尔蒙的气息,充斥在沉沦堕落的呼啸声中。     女子坐在高脚凳上,修身的腿,妖娆的叠放着。面前一杯清冽的蓝色娇姬,随着音乐的震动,微微起伏。     修长的手指,夹着香烟,划出蔓妙的弧度,最终停放在嘴里。     冶艳红唇轻吸一口,吐呐出团团白雾,更衬得那双迷离的眼,魅惑众生。     “唐唐,该你了!”     随着重金属音乐的狂嚣,迎来晚宴的gāocháo。夜宴女王,将用那曼妙的身姿,征服在场所有的男人。     欢呼,尖叫,yín糜,jiān笑,充斥唐柔的耳朵,但她潋滟的美眸,依旧没有激起丝毫的涟漪。     唐柔缓缓站了起来,脱掉长衫,露出令人喷血的身材。无视众人yín秽的光芒,冷着一张清冷的脸,轻轻一跃,站在了舞台上。     娇艳婀娜的身姿,带着挑逗绝望的眼神,用力将头发向后一甩,双手握住钢管,右腿一勾,从上而落,潇洒而又狂野的舞姿,将一双双饥渴的眼睛,引诱得更加干涸……     角落里,男子端着一杯葡萄酒,浅抿一口,荫翳的双眸,清冷的看着舞台上,令人疯颠的女人。凉薄的唇,轻轻勾起。     “她是谁?”浅淡的嗓音,带着几分沙哑,xìng感得令女人想要尖叫。     “宋总,不会吧?她你都不知道?”容儿嘴皮一掀,娇声嗔气的说道:“看来宋总确实是很久没来了。”     “是吗?”男子轻忽其微的声音,就像在喉咙低语。一双妖魅的眼,又移了过去。     “她不就是我们这里的夜宴女王,唐唐喽。”一边介绍,一边泛着酸味。“没来多久,自命清高得要死。”     “一会儿让她过来。”轻描淡写的要求,却让容儿全身一怔。脸上布满委屈不甘,但看着男子暗沉下来的脸,生生咽了下去。     “知道了……”有气无力的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舞曲终落,夜宴女王的表演已经结束,但周围的喧嚣却依然没有停止。无数双灼灼燃烧的眼,依然紧紧的盯着她,像是要将她吞噬。     经理带着唐柔来到了男人面前。卑躬屈膝,好不尊敬。     “宋总,唐唐来了。”     唐柔娇艳的身子,却泛着凉气。淡淡的立在旁边,沉默不语。目光看着面前怡然自得的男人,内心麻木得没有丝毫波澜。     她不轻易陪客,只有推托不了的贵客,她才被经理强行押过来见见。展开

冷面总裁:宠妻成狂_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四章 你我太有缘                          吴天昊听了,总算是露出笑意。庆幸的说道:“还好你接受了,不然我的所有自尊都要被你摔到牛粪中了。”                唐柔轻笑,觉得吴天昊其实也是一个耿直爽快的人。至少他高傲的自尊,bī使他不会去强迫一个女人。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这才挂上了电话,只是还没有十秒,艾丽丝又打电话过来。                “你手是不是那天晚上受的伤?”艾丽丝很直爽,开口就是发问。                而唐柔也不啰嗦,“不是。”                嘟嘟嘟……                对方竟然挂断了电话,这让唐柔反而轻轻一笑,觉得艾丽丝其实是一个蛮有趣的人。                虽然她的人生变成了一团糟,可人生中,竟然突然出现几个问好的电话,让她已经冰寂的心,出现了丝丝异样的情愫。                一连几天,宋林成都没有回来,唐柔也算是落得个清静。手也好得差不多了,唐柔无所事事的来到了花园。见到了一间玻璃房,里面竟然种植了不少名贵的兰花。                情不自禁,唐柔走了进去,一株一株的欣赏。                兰花虽然没有玫瑰的娇艳,百合的清新,但却带着一股孤傲的雅气。                是唐柔最喜欢的花。                细细的铁丝,将珍贵的兰花一盆一盆的悬于空中,看似凌乱,却高低有形。地上是木质雕花架,陈列着更多不同类型的兰花。                一排排一列列,高高低低,弯弯曲曲,形成一条条美丽的风景线。                每一盆都有着它们的故事,小小玻璃房中,竟然容纳着近百种兰花。有些甚至连唐柔也叫不出名字。                唐柔的手,情不自禁的落在了一珠雪梅兰上。                这株竟然也在这里能够看见,有些震惊。将它放在这里,如同暗杀,看着它奄奄一息的样子,唐柔竟然有些心疼。                这样温暖而有舒适的环境,并不适合它。                难怪,它比其他的兰看着要柔弱许多。                唐柔拿起一旁的水,想要给它添加一点儿,突然一声戾色,从天而降。                “你在干什么?”                唐柔吓得手一抖,洒水壶氷落在了地上。面前的雪梅兰刚好被撞到,摔在了地上。                碰!                花盆破裂,本就快要死掉的雪梅兰从泥土中摔了出来,凄惨不堪。                唐柔惊慌的眸,惶恐不堪。蹲下身,伸出洁白的手,想要将它怜惜的捧起,但宋林成一把将她摔了出去。                怒气横生。                “滚出去!”                唐柔本就没有站稳,被他这样无情一摔,整个人向后翻倒。手按在了碎片上,一股艳红的血从她的手掌中,汹涌流出。                唐柔悄悄的紧握手,藏于背后。看着他满身戾气的后背,第一次怯弱的道歉。                “对不起。”                她不该闯入别人的领地,这里的精心打造,看得出他的用心。                是谁?在他的心里,占有如此重要的一席之地?                会是苏皖吗?                唐柔忍不住的猜测,目光柔媚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捧起地上的雪梅兰,浓重的冷气像是要将她冻僵。                这样的宋林成让唐柔好奇惊讶,是何种浓烈的情愫,让他产生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她以为,他的生命中只有冷血与无情!                是因为兰还是只因为这株雪梅兰?                “滚!”单一的一个字,从宋林成的嗓音中低气压的传出,唐柔收起好奇,站起了身,依旧将受伤的手,藏了直来。                带着几分愧疚落魄,匆匆离开。                当她的身影快要消失的时候,宋林成一双黑沉的眼,才缓缓的抬起,复杂的目光,犹如这突变的天气,让人难以揣测他的内心。                重新拿起一个花盆,置入专用的花土,再将地上染上她血yè的土壤,用小铁铲一勺一勺的舀了进去。整个动作,轻缓而又迟疑,似乎在宣泄着他复杂的内心。                为什么,她独独要碰这一株?                明明它不起眼,甚至就要死掉了,可是她却还是注意了……                唐柔简单的清洗了一下伤口后,站在落地窗前,第一次对他的去留有了猜测。                他会愤怒的离开?还是会愤怒的将所有怨气fā xiè在她的身上?                唐柔惴惴不安的想着,等了很久,他也没有来。最后倒在床上,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掌已经被人重新包扎过来了。                唐柔秒想,应该是家庭医生吧,他每天都会来检查她的手伤。                对,一定是的。                从那天之后,唐柔再也不去后花园,更加不会因为好奇或者喜欢而去欣赏玻璃房中的兰花了。                因为那里本就不属于她。                这日,看过父亲后闲来无事,到处逛逛。父亲节就要到了,虽然爸爸依然躺在床上没有苏醒,但做女儿的还是想要替父亲挑选一份礼物。                于是她来到了商场,打算为自己的父亲订做一款毛笔。                父亲平常没事的时候,最喜欢写字。他常说,书法可以令人修身养xìng,也教育她做事要沉稳,不可冒冒失失。                父亲的话,以前她觉得是啰嗦,无聊,可是现在想来,却觉得弥其珍贵。                想着想着竟然心酸,若是当初,她不那么调皮,或许会留下她与父亲之间更多的美好回忆。                跟店家确定好材质,谈好价格后,唐柔付完订金,走了出来。路过精品女装店门口的时候,碰到了他。                吴天昊。                两人皆是一愣。                见他手上捥着一个温文尔雅的高贵女子,唐柔淡然一笑。                “真巧。”                吴天昊也是满脸意外,但意外的眸子中,又流露出掩藏不住的xìngfèn。                “你我太有缘了。”                一旁的女子,眸色一暗,露出警备。摇了摇吴天昊的手臂,娇嗔的问道:“吴少,她是谁啊?你们认识?”                吴天昊笑呵呵的搂住女子的腰,愈渐亲昵。这让产生危机的女人,立刻笑开了颜。挑衅的看了唐柔一眼,让唐柔觉得无聊至极。                “一个朋友。”                唐柔不想打扰别人的好事,主动请辞。“吴少,不打扰你陪女朋友,我先走了。”                清冷的步伐,带着高傲,说走就走。                吴天昊急了,上前就拉住她,连忙邀请。“都说了是朋友了,就不要再将我,之千里。难得今天你有空,有正好碰到了,我请你吃饭?”                                           

冷面总裁:宠妻成狂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冷面总裁:宠妻成狂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冷面总裁:宠妻成狂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