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空万里

    林意晴有着想到昨晚跟老公的疯狂便有些意犹未尽,吃了yào的老公虽然比以前延长了那么几分钟,可是那种先天xìng的短小却不是时间能弥补的。 一路上她的回头率都是最高的,尤其是今天她只是穿着一条超短紧身短裤,那两条修长的美腿外加圆润富有弹xìng的小翘臀更加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

  • 花谷仵作

    刚出正月,花谷落了一场大雪,四周白皑皑的山峰更衬着谷中鸟语花香,说来这花谷也是个异地,四周环山,四季如春,大片的竹林挡住了唯一的入口,这里俨然一处桃花源。     谷中房舍不多,只有个小院子,“吱呦”院门开了一条缝,探出一个小姑娘,这丫头不过四五岁,扎着羊角辫,穿着薄棉袄,小脸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透着机灵,她看着谷口自言自语“娘亲怎么还不回来啊…”     离谷口的竹林不远有个天然的温泉,热腾腾的水汽中有个女子,正是这花谷的主人,陆呦呦。     她斜倚在一块大石上,长发随意的束起,宽大的白袍随意的披着,露出白皙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她手中一把白玉酒壶,半眯着眼,小酌一口,“嗯…不错不错…”似乎是有点喝醉了,她边喝边哼哼呀呀的唱起不成歌的调子,反正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     “哗啦啦。”旁边的竹林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进来。     “嗯?”陆呦呦睁开迷蒙的双眼,盯着晃动的竹林,心想该不会是什么野兽?不应该啊。。花谷没有……     “砰!”没等她多想,竹林里竟扑出个男人来,直挺挺的朝着她倒过来!哗啦一声,两人都落进水里。     “呼…”陆呦呦慌忙从水中站起来,身上的白袍湿透,裹着她玲珑的身段。再看那男人,居然直挺挺的飘了起来,仿佛死尸一般!     陆呦呦晃过去探了下鼻息,又把了把脉,看了眼男人的容貌,笑了笑,“长的倒还不错,死了可惜了……本姑娘就救你一救吧”     话毕,她把男人脱了个精光,看着男人精壮的身体,她竟然有些浮想联翩,肯定是刚刚的酒劲上来了,她晃了晃头,半拖半抱的把男人靠在温泉边上。     陆呦呦从温泉中爬出来,拧了拧衣服的水,朝着小院走去,片刻功夫,她带着yào箱子就回来了。     “能撞进来遇到我,大概就是你命不该绝吧。”     说完,打开yào箱,拿出针包,跳入温泉,开始专心施针,这男人中的dú很是古怪霸道,似乎刚中dú不久,但是已经气若游丝,命悬一线。陆呦呦的手法极快极准,片刻功夫,男人身上就扎满了银针,她的额上也全是汗珠。     轻轻吐了口气,陆呦呦擦了擦汗,男人还是没醒,但是气息稳定,脉搏也有力了许多。     陆呦呦从yào箱中拿出一瓶丹yào,取了一颗,却怎么也打不开男人的嘴。     “嗯…真是没办法…看你的样子,本姑娘也不算吃亏!”说完把丹yào衔在口中,吻了上去。丹yào入口既化,陆呦呦刚想把舌头收回来,却被男人噙住!     许是施针解了dú,男人竟然有些醒了,迷糊间他感觉到有人在给自己以嘴哺yào,本能的就噙住了她的小舌,温热甜美,忍不住想再仔细尝尝,揽住怀里纤细的腰肢,薄薄的衣衫下是滑腻柔嫩的肌肤……     “嗯…唔…”陆呦呦惊的就要推开他,她好心救他,他要干嘛?!好在男人并不是完全清醒,身体还很虚弱无力,陆呦呦挣开以后,男人又昏了过去。     “呼呼呼…”陆呦呦脸红红的喘了口气。抬手就想打这个登徒子几巴掌。     “本姑娘好心救你,你居然轻薄我!”陆呦呦瞪着月色下那张俊脸,高鼻深目,薄薄的唇。“哼!长得好看了不起啊!”气呼呼的收了针,爬上岸,开了个方子扔在男人的衣服上。想了想,又加了几个字“救你乃天意,若要报恩,勿寻勿扰勿再来”     满意的点点头,陆呦呦拎起yào箱转身回去,纤细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薄雾的夜色里。

  • 少年寻美记

    去年,我们村里来了一对城里的姐妹,听说来我们这穷山僻壤是为了创业,在网上卖我们农村的绿色食品,就是一些小米,绿豆,红豆五谷杂粮之类的。

编辑推荐

  • 一生有幸遇见你
    一生有幸遇见你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给人当后妈。     一切还要从我那前夫说起,他叫张东凌,我们从大学就开始jiāo往,他xìng格老实,因此我们的恋情也比较平淡,不像其它情侣那样浪漫。好在感情一直很稳定,所以毕业后就结婚了。     婚后两年,我们的生活越发枯燥无味。虽然很少吵架,但就是觉得和彼此越来越没话说。每天躺在一张床上,也是各想各的心事。至于啪啪啪,刚结婚时还好,后来愈加生疏,尤其最近半年,他就没主动提过。     他不提,我心里有疑惑,但是为了赌气,我也不提。     于是我们就像是住在一个房子里的陌生人,我感觉这段婚姻已经毫无意义。却又不忍心提出离婚,毕竟他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然而现实却狠狠的给了我一个耳光。     周六上午,我出差回来,张东凌没在家,也不知去了哪里,只留下一个凌乱的屋子。     他不收拾房间,我也无力吐槽,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就在这时,就有人咚咚咚的敲门。     我疲惫的打开门,竟是隔壁大妈。     她一脸怒气,一步跨进我家,瞪着我说道:“我本来不想找你们的,可你们也太过分了!虽然是年轻人,但是做那事也要有点节制,别影响到邻居,对不对?!”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莫名其妙的望着她:“你说什么?”     “你跟我装糊涂?”大妈冷笑,“那我就说的再清楚一点:你们夫妻俩晚上做那事能不能小声点啊?我儿子马上要高考了,你们这样,严重影响了他的学习!”     这下我听懂她的意思了,赶紧辩解道:“我们没有啊,可能是其它邻居的声音吧……”     我和张东凌已经半年没啪啪啪了,哪里来的声音?     大妈愤愤道:“你还不承认?我跟你说,就昨天晚上,我一进我儿子房间就听见你那嗯嗯啊啊的声音了,我儿子房间就跟你们卧室隔着一面墙,啊,你猜我儿子在干嘛?他不好好学习,把耳朵贴在墙壁上,拼命听你们表演!真是的,你们那动静不贴墙都听的一清二楚了,也不嫌害臊!气得我狠狠揍了我儿子一顿……你还给我狡辩,不是你家,还能有谁?!”     我呆住了。     昨晚我没在家,若真是如此,那只能证明张东凌出轨了,而且还把小三带回了家里!     我的思绪瞬间乱了,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一个二十五岁的正常男人,怎么可能半年没有xìng生活!     或许他出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大妈见我沉默不语,再次冷笑。     “好话我就说到这,你们要是再影响我儿子高考,别怪我不客气!”

    作者:江暖 簿锦庭言情

  • 天才邪医
    天才邪医

    老杨二十多岁的时候,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媳妇,原本生活幸福美满,但可惜媳妇从小身体就不好,加上老杨从小就身体健猛,媳妇受不了他折腾,一年后就去了。 因为这事儿,就传起来老杨克妻的谣言。 老杨就这么打了大半辈子光棍。 父母走了,又没有老伴,老杨只能凭着祖上传下来的手艺,在县城一大学边上,开了家小医馆,做妇科医生。 老杨收费不贵,加上也的确有本事,学校的女娃娃时不时的来找他治病。 这个时代不比以前,一个个女娃娃都成熟的很,身材火辣又放得开,加上妇科的特殊性,摸摸屁股捏捏胸的,让老杨趁机占了不少便宜。 但也每次让老杨心痒难耐,无处发泄,只能凭空幻想。 今年刚开学,诊所里来了一个新入学的大学生,这妮子身材妙曼,前凸后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老杨第一次见到,就差点被勾了魂去。 这妮子叫王娟,虽然成绩不错,但家境贫寒,最后只能来上这个普通大学。 也因为如此,老杨很关心她,平时来看病拿药,老杨总会适当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心。

    作者:老杨 王娟都市

  • 堂嫂
    堂嫂

    七八月份的天气是最炎热的时候,刺眼的阳光洒在代家村,也洒在躺在cǎo垛上正叼着小树叶的王.东身上。王.东上完初三就辍学了,不是因为别的,就只是他从老.yé.子那里得知,明天他堂.嫂就要回来了。这可是王.东朝思暮想的女人,为了跟堂.嫂独处几天,这货连学都不上了。 不得不说王.东也是牛bī,他不光自己辍学了,也把同村的马小虎撺掇的辍学了。原因也是因为马小虎有个姐姐马小玲,是代家村名副其实的村huā。只有马小虎也辍学,那王.东才能名正言顺的,天天去马小虎家里看她姐。 老.yé.子说堂.嫂要明天才回来,那今天该怎么过啊,好无聊啊。王.东实在是无聊的很,低头看了看自己kuà.下那坚.挺的玩意,到现在都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呢,不行去找马小玲吧。 说做就做,王.东直接就去了马小玲家。只是他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马小玲正蹲在院子里嘘嘘呢。因为天也热,马小玲身上就穿着一条huāsè的短裙,这会马小玲把裙子撩.起来,那两条长长的大白tuǐ,跟大白**就露在外面了。而且王.东还能清晰的看到马小玲双.tuǐ中间,那黑.黑.的一把máo。 马小玲那里的máo居然那么多?王.东听村里的汉子们说,女人那里máo多的话,肯定特别sāo。王.东想到这里就激动了,这要是能跟马小玲搞一次,该多好?尤其是那大白**,这要是坐在自己身上,该有多shuǎng? “小玲姐,小虎在家吗?“王.东也没zàng着掖着,直接就走进了院子里

    作者:马小玲言情

  • 如意佳婿
    如意佳婿

    我叫王浩,一个山村娃,大学毕业后,留在了江城。 可惜自己只是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生,专业也不行,根本找不到好工作,混了三年。一事无成。 这天,自己又失业了,交了下个月房租之后,身上仅仅只剩下了三百多块钱。这点钱在江城就算是省着花也熬不了一个礼拜,我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甚至于脑海之中有一种铤而走险的危险想法,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都敢干。

    作者:佚名都市

  • 老杨与小杨
    老杨与小杨

    柳晴二十七岁,今年刚生完孩子,身材正是火辣,胸前那两团饱满走起路来上下乱颠,颠得男人嗓子眼发痒,更别说纤细的小蜂腰下长着肥硕的翘臀,配上巴掌大的瓜子脸更是清纯又不失风骚,真是个天生的尤物。 可就是这么一个尤物,去常年独守空房,丈夫王凯只有过年才回家,这就引得隔壁老中医老杨对她想入非非,时常在脑海里意淫柳晴。

    作者:佚名言情

  • 爱吃掉你
    爱吃掉你

    这一直是她埋藏在心底的小秘密,打算这辈子不要告诉任何人……   今天她值日生,得在最后一堂的体育课结束后,将全班的球具归还体育室。   “阿铃,拜托你,我补习快要迟到了,球具能不能麻烦你自己去还?”另一个值日生带着一脸歉意的道。   张铃钰向来不懂怎么拒绝别人,何况对方看来那么十万火急的样子,她看着那两大箱重死人的球具,还有位在操场另一边的体育室,仍然硬着头皮道——

    作者:佚名言情

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

  • 极品乡村生活
    极品乡村生活

    三人大约走了半个小时,二狗看着走在前边的王美丽,心里暗自惊叹自己的女人身材真好,王美丽穿着昨天那件红色袄子,人显得很精神,就像一朵绽放的牡丹,显得极为艳丽,莲步轻易,翘臀一扭扭的,二狗不自觉地想起了今天早晨和王美丽大战的场面.....“啊!”,一声女人的尖叫在小树林里突兀地想起,二狗第一反应就是有人调戏自己村里的女人。凤鸣村的女人很漂亮,遭人调戏也是常有的事,不久前,二狗还听说一姑娘被人打晕后,被人拉进树林糟蹋了.....二狗和王美丽对视了一眼,二狗沉声说道:“你和小杰在前面空地等我,我进树林看看”王美丽欲言又止,深深地二狗说道:“当家的,你小心一点,听说我们凤鸣村不太平”二狗一个人朝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一个穿着粉红外套的女人慌张地朝二狗跑了过来。“救命啊,救命”,女人拼命地跑着喊着,这个女人大约二十三四岁,身材比王美丽丰满了不少,但并不显胖,给人一种丰腴的感觉,皮肤雪白无瑕,她满头大汗,面露焦急之色,看到前方的二

    作者:燃花乡村

  • 借种
    借种

    “王浩,我老婆最敏感的地方是胸部和脖子、最喜欢的姿势是从后面,待会轮到你上场的时候,可千万不要忘了!” 我的老板陈宏斌,此刻正坐副驾驶的座位上,嘱咐我一些老板娘的信息。 而我,是陈总的司机,可以说是他的心腹。

    作者:佚名言情

  • 我的专属教练
    我的专属教练

    “注意你的体式,腰部挺直,提臀,不要下沉!” “双臂伸直,不要弯曲!” “注意节奏,呼吸的节奏!” “对,就是这样,坚持住,还有一分钟!” 林枫紧盯着秦可萱的动作,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惊艳之色。 作为一名私人瑜伽教练,林枫的顾客并不少,但是眼前这位秦可萱却是一名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哥的老婆,初次见面时,林枫就一阵惊艳,这样的极品,真是不多见。 只见秦可萱一双藕臂挺直,掌心撑地,两腿弯曲,腰间挺的笔直,一对饱满微微垂下,露出一片……一双修长的腿在紧身裤的包裹下越显修长,尤其是两腿中间……目光所及,林枫心头火热! 作为一名职业的私人瑜伽教练,对顾客做出这种反应是不允许的,尤其眼前之人还是他嫂子。 但,眼前这秦可萱太诱人,那火热的躯体充斥着成熟的魔力! “呼!” 林枫毕竟是一名职业的私教,片刻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嫂子,时间到,休息一分钟。” “呼,好累。” 听到林枫的话,秦可萱直接躺在了瑜伽垫上,大口大口的呼吸,那对饱满不断的起伏,显得更显诱人。 “嫂子,调整呼吸。” 见秦可萱大口大口的喘息,林枫微微皱眉,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作者:林枫 秦可萱都市

  • 艳情乡村
    艳情乡村

    李大壮在城内打工三年,又回到了土生土长的花溪村。 而此时的花溪村早已没了往日的阳盛阴衰景象,好多成家了的男人都出去打工,好多小年轻不是上学,也是去了大城市谋生。 于是村里剩下的都是一群原生态的美丽村姑...

    作者:万鸟归软巢乡村

  • 长宁帝军
    长宁帝军

    这个天下大大小小数百国,说到陆地武功宁国近乎无敌,有四疆四库的虎狼横扫六合,陆地延伸到哪儿,宁军就能把战旗插到哪儿,可是海疆之外虎狼不及之处总有些人不服气,于是就有了那少年带刀扬戟,一苇渡江。

    作者:知白玄幻

  • 特级技工
    特级技工

    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 正想着,许文粗糙的大手顺着她光洁的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 突如其来的酥yǎng感,让她娇躯一颤。 听到这shēnyín,许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小腹处一阵燥热。 他今年三十五岁,前两年因为视觉神经压迫,成了盲人,前几天表侄子把他喊进城里,找了个盲人按摩的活儿。

    作者:佚名言情

热门书本

最新小说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5. 游戏竞技
  6. 历史军事